?
长征中年龄最大的女红军之蔡畅其人?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09-05     浏览次数: 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蔡畅是红军长征年龄最大的女红军,中国妇女运动的领袖和国际进步妇女运动的著名活动家。

  蔡畅(1900-1990),原名蔡咸熙,是中国早期领导人之一 ,女权主义领袖,无产阶级革命家、妇女解放运动领导人之一。全国妇联第一至三届主席、第四届名誉主席,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七至十一届中央委员。

  1919年,发起湖南女界赴法勤工俭学运动,有力地推动了国内妇女运动的深入发展。

  1925年,协助中央妇女部领导妇女运动,领导的中共两广区委妇委为引导妇女走上彻底解救的道路,领导妇女积极参加支援省港大罢工,支援北伐战争,推动了两广地区以及全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

  1926年,领导建立江西、湖北两省妇女解放协会,使两省妇女解放运动迅猛发展。

  1927,作为中共五大正式代表,坚定拥护中共历史上“正确路线年,引导苏区广大妇女投入农业生产而成为生产主力军,解决苏联后方农业生产劳力紧张。

  1941年,提出中国妇运史上著名的“四·三决定”,使妇女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

  1947~1948年,先后两次代表中国解放区妇女联合会,开拓了中国妇女的国际交往。

  蔡畅是清代著名将领曾国藩的后裔,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十六日(1900年5月14日)生于湖南双峰县荷叶光甲堂,乳名毛妹子,是父母的第六个孩子。在故乡群山环绕的紫云峰下,毛妹子随兄姊割草放牛,栽花种豆,捉蝴蝶,采野果,度过了欢乐的童年。

  母亲葛健豪有着刚强的个性和坚定的政见,蔡畅兄妹成为人,受母亲的影响极大。1913年,接受革命思想影响的母亲变卖自己的衣服和金银首饰等妆奁,带着儿子蔡和森、女儿蔡咸熙(蔡畅)及蔡畅的姐姐蔡庆熙一起进学校求学。和母亲一起在学校读书的日子,是蔡畅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中的一段。她非常珍惜母亲为她争得的学习机会,读书异常刻苦,每天直至深夜还抱读不倦。因而她成绩十分优秀,一连跳了好几级,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读完了别人四五年才能学到的功课。

  母亲在高级小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办了一所学校并自任校长。为了节约开支,蔡畅转到母亲办的学校读书,兼教音乐、体育课。十三四岁的蔡畅上音乐课时,要站在板凳上讲,后排的学生才能看到她。

  正当蔡畅潜心读书之际,父亲蔡蓉峰从上海回到家乡,他素来认为女孩子应擅守“娘家做女,莫出闺门”的古训,因而对蔡畅上学读书很看不惯。这年夏天,他到一家地主家去了几次,就擅自接受人家500元光洋的聘礼,将蔡畅许配给这家做小媳妇。一心想求学上进的蔡畅,得知这一消息,犹如五雷轰顶,惊呆了。

  母亲对丈夫为了几个钱就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的行为极为愤慨,更何况蔡畅又是这样一个好学上进的孩子。她面对丈夫的疯狂举动,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下决心让女儿逃走。在母亲的支持下,蔡畅逃婚长沙,考入周南女校音乐体育专修科,改名蔡畅。1916年春毕业后留校任体育教员。

  蔡畅抗婚出逃来到长沙,不久,长沙周南女校招生,她前去报考音乐体育专修科。在报名表格的姓名栏目内,端端正正地写上了自己的新名字“蔡畅”(原名蔡咸熙),既表达了她与命运搏斗后的舒畅心情,也反映了她渴望今后的生活道路畅通无阻的美好愿望。

  蔡畅在周南女校结识了向警予、陶毅、劳启荣等进步学生。她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时事、探讨人生,抒发各自的理想和抱负。她还参加周南女校召开的“反对袁世凯签订卖国二十一条”大会,她第一次听到动人心弦的爱国主义演讲,第一次和同学们一起走上街头宣传演讲,体会到唤起民众觉醒的激昂心情。通过这次参加反帝反袁斗争,她开始悟出了“革命”二字的含义。她饶有兴趣地探讨有关女权主义、妇女解放、男女平等,以及社会主义革命等思想观点,逐渐地对无产阶级革命产生同情。当时,蔡畅虽然还没有明确的革命目标。但是,由于她渴求真理,为她以后走上革命道路铺垫了基石。1919年,蔡畅和向警予发起了湖南女界赴法勤工俭学运动,作为运动的组织者,她来到法国,跟哥哥一起钻研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和妇女解放理论,并把在法国学到的新思想不断地传回国内,有力地推动了国内妇女运动的深入发展。

  哥哥蔡和森和友谊深厚,他们在长沙就组织成立了新民学会,在国内反响巨大。在、蔡和森等人的启发帮助、耳提面命下,蔡畅懂得了许多道理,决定和他们走同样的道路。

  1919年,蔡和森组织留法勤工俭学,母亲通过姻亲关系,向曾国藩的女婿家借到600块银元,准备全家一同飘洋过海。次年1月30日,蔡和森、蔡畅兄妹及母亲葛健豪、好朋友向警予成为华法教育会组织的第十二批留法勤工俭学学生,来到法国马赛。

  留学生活是艰苦的,由于发放的生活费非常有限,蔡畅一家人经常以马铃薯、空心粉、黑面包、大白菜果腹度日。但蔡畅精神上是充实的。课余工余,留学生们相聚美丽的蒙达尼公园,怀着忧国忧民的思想,分析国内外时势,争论救国救民之策。蔡畅开始不大发言,常静静地在一旁倾听,细细体味人们阐述的道理。后来,在泼辣大胆的向警予的影响下,也变得慷慨陈言、直抒胸臆了。

  1920年,赵世炎、周恩来、、陈毅、等一大批热血青年带着追寻真理、振兴中华的远大理想也来到了法国。1922年,蔡畅由赵世炎、刘伯坚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1923年转为中共党员。为了方便党的工作,蔡畅从里昂转到巴黎,白天做工谋生养家,晚上做党的宣传工作。

  李富春、蔡畅都是湖南人,他们同年同月生,蔡畅比李富春大一个多礼拜。认识之初,李富春便亲切地叫蔡畅“大姐”,因此,周恩来、、陈毅等领导人都和李富春一样,称呼蔡畅为“大姐”,连身边的工作人员,同事也这样称谓——“大姐”成了蔡畅的代名字。一次留法学生聚会中,年轻的李富春邂逅了手捧着传单的蔡畅,蔡畅那青春焕发的神采吸引了他。他追了上去,送她回家,一路谈学习,谈生活,谈革命,还谈到了新民学会,十分投机……蔡畅的母亲葛建豪非常喜欢这个质朴活泼的湖南小伙子,热情地招待他吃家乡的辣子拌面。

  1920年底,李富春到法国。当时正赶上北洋军阀政府勾结法国当局刁难迫害中国留法勤工俭学学生,所以李富春一直没有得到进学校的机会,他在巴黎一家机车厂当了4年工人,只是利用工余时间自学。起初,李富春还是信仰无政府主义的,到法国认识了蔡和森、向警予、蔡畅等马克思主义者之后,开始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很快就抛弃了无政府主义,站到马克思主义立场上来。

  李富春和蔡畅颇带传统色彩的婚姻生活,以一个浪漫新式的婚礼而宣告开始。葛健豪作主,1923年3月的一天,李富春和蔡畅携手走进巴黎市区一个半地下的咖啡馆,想单独庆祝这个大喜日子。没有想到提前得到消息,早早地躲在咖啡馆里,当新郎新娘才坐下,突然笑着出现在他们跟前,一边道喜,一边嚷着要为大哥、大姐证婚。16岁就留法的天性活泼,操着一日浓重的四川口音,当着二人快言快语说,“怎么样,该请我吃喜酒喽!”

  婚后不久,蔡畅怀孕了,性格倔强的她宁愿放弃做母亲的权力,选择“革命家”这一危险且神圣的职业。蔡畅的生活中本来就没有预留孩子的位置,不是她不想要孩子,而是害怕他们的事业会造成孩子的不幸。考虑再三,蔡畅果断地作出了人工流产的决定。她连连找了几家医院,可当时法国的法律是禁止堕胎的,蔡畅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母亲葛健豪却极为高兴,因为她极力反对蔡畅去冒险流产,说是自己放弃做工也要抚养外孙。在母亲和李富春的劝阻下,孩子终于还是生下来了。

  1924年春,蔡畅在巴黎剖腹生下一个女孩,葛健豪高兴地说:“很像她爸爸呢。蔡畅两个字的法文字母开头都是特,就给她起名特特吧。”蔡畅两口子觉得女儿是在特殊条件下来到人世的,起名“特特”很有纪念意义,于是欣然同意。为表示自己为革命奋斗终生的决心,蔡畅在产床上便做了结扎手术。

  1925年2月初,蔡畅和李富春奉党的指示赴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1925年8月,蔡畅从苏联回到上海,不久即赴广州,担任中共两广区委妇委书记。同时根据中央决定,以个人名义加入,与一道协助中央妇女部长何香凝领导妇女运动,蔡畅领导的中共两广区委妇委为引导妇女走上彻底解救的道路,提出了妇女解放运动要同国民革命运动相结合,同工人阶级解放运动相结合的方针,领导妇女积极参加支援省港大罢工,支援北伐战争,推动了两广地区以及全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1926年11月,蔡畅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长,1927年任中共湖北省委妇女部长。蔡畅大力选拔培养妇女革命干部,领导建立了两省妇女解放协会,使两省妇女解放运动迅猛发展。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中央于1927年4月27日在汉口召开“五大”会议,对陈独秀的右倾错误进行了系统批判,蔡畅是“五大”正式代表,会上她完全赞同、蔡和森、等同志的正确观点。在分组讨论中蔡畅尖锐地批判了陈独秀:“蒋介石公然提出清党的反动主张,明目张胆地要对加入的人开刀了,陈独秀却说什么那是内部的事,我们不要干涉,这不是投降主义是什么?”在中共历史上几次正确与错误斗争的重大关头,蔡畅都是坚定地拥护以为代表的正确路线,表现出了蔡畅作为一个革命家的坚定原则性和敏锐的洞察力。

  大革命失败后,中央决定恢复中央妇委,考虑由蔡畅任妇委书记。但蔡畅认为向警予之后,杨之华一直代理中央妇女部部长,有了经验,还是由杨之华任妇委书记为宜,中央采纳了蔡畅意见。杨之华曾对中央妇委的同志说:“蔡畅同志能力比我强,应当是她当书记,但她不肯,我只好服从组织决定”,中央妇委恢复后第一次会议是在上海周恩来、的家中举行。当时正值之中,为了安全,杨之华招议妇委之间以年龄为序编成姐妹关系,今后相互联络以姊妹相称。大家自报年龄后,蔡畅年长,应为大姐,但蔡畅认为杨之华是书记应为大姐,蔡畅自认为二姐,李文宜为三姐,贺稚华为四姐(后叛变),为五姐,第六为杨之烈(张国焘妻),七妹是一位姓朱的女工,八妹是庄晓东,此乃为当时闻名党内的中央妇委“八姐妹”,在日后长期的革命斗争中,蔡畅以卓越的革命功绩,赢得党内敬重,遂成为中共党内著名的“大姐”,、周恩来、等中共第一、二代领导核心都尊称蔡畅为“蔡大姐”。蔡畅与周毛邓有着深厚的革命情谊。

  1931年蔡畅进入江西中央苏区,任江西省委妇女部长兼组织部长,并任中华苏维埃政府中央执委。当时苏区男子要上前线作战,后方农业生产劳力紧张。蔡畅破除当时江西农村流传的“妇女犁田、母鸡学啼,触犯天神、要遭雷劈”的迷信,亲自带头向农民学习耙田犁地技术,发动苏区各县组织妇女耕田队,引导苏区广大妇女投入农业生产而成为生产主力军,使农业生产喜获丰收。“蔡畅领导妇女吓跑雷公。苏区妇女是不怕雷打的英雄”,在苏区根据地传为佳话。

  在艰苦卓绝的长征期间,蔡畅一直把她母亲的一张旧照片带在身边。为了鼓舞大家战胜漫漫征途,蔡畅和几位留过学的党员整天谈论他们的经历,谈论在国外的学习情况、吃过的好东西以及去过的地方。qq 网页版怎么用账号密码登录。他们每天谈呀,笑呀还开玩笑,有时还唱《马赛曲》。这样在漫长的二万五千里崎岖道路上进行宣传鼓动,以提高长征战士们的士气。康克清后来把蔡畅讲的故事和笑话称为“精神食粮”。

  蔡畅是长征中年龄最大的女红军,在党内人们亲切地称她“蔡大姐”。她对待年轻一代就像对自己的子女一样关心爱护,人们又亲切地称她“蔡妈妈”。

  1934年10月,红军开始长征。蔡畅身患严重胃病,组织上分配给她一匹骡子,但她很少骑。她的警卫员曹昌年纪小,长征不久,因病掉队。她不顾自己有病,坚持步行,让曹昌骑骡子。曹昌身体恢复后,她就帮他学文化。没有课本,她用红军路上写的标语、口号作教材,教曹昌识字,还常给曹昌讲苏联和中国革命斗争故事。红军缺粮时,她与小曹一起采野菜充饥。小曹见她将剩菜的青稞麦分给危秀英等女同志,自己忍受着胃病之苦,艰难地吞咽野菜,心里很不好受。蔡畅将小曹拉到一旁,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们为了革命事业,大家走到一起来了,革命同志要互相关心。眼下,我们有野菜吃,就算不错了,有的同志连野菜还吃不上呢?”红军经过茫茫草地,不少战士光荣牺牲了。蔡畅特别担心年轻的曹昌,发现他因疲劳过度而打瞌睡,马上将他叫醒。晚上督促他烫脚、烘衣服,教他如何尽快消除疲劳。

  1934年10月,蔡畅跟随红军走过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出任陕甘省委统战部部长。蔡畅在宁夏、甘肃、陕西交界的定边地区,正确地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真诚耐心细致地打动了当地一位回民首领。他佩服身为女性的蔡畅是真正的贫苦人的朋友,宰羊杀鸡,和蔡畅、歃血为盟,结为兄弟。不少回民青年,踊跃参军,支援革命。1941年6月,蔡畅替代王明任中央妇委书记、改组中央妇委。为纠正湖南妇女工作推行的路线方针及右倾错误,蔡畅正式向中央提出了关于妇女工作新方针的建议,并受中央委托,组织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各抗日根据地日前妇女方针的决定》这个决定具体体现了蔡畅关于妇女运动的指导思想,经亲自修改后,作为中央正式文件下发。这就是中国妇运史上著名的“四·三决定”,从而结束了王明右倾错误对妇女工作的干扰,使妇女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

  1945年4月,蔡畅出席七大会议,当选为中央委员,抗战胜利后,先派蔡畅赴东北解放区参加东北局的领导工作,她披荆斩棘,组建了东北局妇委,使全东北妇女迅速组织起来,走上了翻身解放的道路。

  蔡畅是中国共党第一个最先致力于国际进步妇女运动的著名活动家。1947年2月和1948年11月,她先后两次代表中国解放区妇女联合会,出席了国际民主妇联理事会议,登上国际妇女活动舞台,开拓了中国妇女的国际交往。蔡畅以卓越的才华、高雅的风度、谦和的品格,赢得国际民主妇联代表拥戴,被推选为国际妇联理事、执委、副主席。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naba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